首页  万全概况  新闻速递  历史文化  视频播报  万全新闻  图片万全  节目指南  政策法规  万广论坛  万全文艺  旅游攻略  贴吧链接 
万全县新闻
万全县新闻
万全县新闻
万全县新闻
万全县新闻
万全县新闻
万全县新闻
万全县新闻
万全县新闻
万全县新闻
走进古堡--膳房堡_ _历史文化_万全县广播电视网
      当前位置:  网站首页>>历史文化
双击鼠标滚屏,单击停止
  作者:万全广电       发表日期:2016年11月28日  共浏览33012 次      字体颜色:    【字体:放大 正常 缩小】 
 
走进古堡--膳房堡

自从去过了万全右卫城,我就打算去膳房堡了,原因只是因为它当初是右卫城统辖的一个军堡。明朝的西北防卫系统,大致有八个,都统称为府,北京周边的有蓟州府、富府(宣化)和大同府,这些府镇由唐宋元开始,明代时最重,后被满清继续重用,但共產党就完全颠覆了它们的作用。宣府下的几个卫中,万全右卫位置最重,其重要性依次是府、卫、堡、堠的层级,右卫城统辖着五个军堡,膳房堡就是其中之一。其它的还有新河口堡、新开口堡、洗马林堡和张家口堡(堡子里),膳房堡的地理位置,在张北县城的正东边一点,地图上看似乎离着县城不远。

 

     中秋节前一晚,准备东西发现,路书落在办公室了,这意味着还要去取,不过,心里话,这些地方就象是蔚县那样,都记在心里面了,不取也能到。早晨五点起床,六点出发去文慧桥取路书。出门前给大雁发了信息,告诉他,如果我找不到路了,他可以导导航,发过没两分钟,回复说好。这才放心出发。

 

     天就一直这样阴着,越往昌平走,越是阴,快到南口,已经下起雨来了,不大,但也很影响视线,好在出门早,车相对少些,一路沿着应急道就这样开过八高,无话。过了八达岭关城,雨似乎小了点,到了官厅就完全不下了,但天气还是阴沉沉的,我俩想别都是这种天气吧,那可就惨了。好在只阴无雨,也能凑合吧。在官厅服务区,解决了上和下的问题,我们同时发现一个问题,那就是没有带喝的水,已经装好水的瓶子落在家里了,这下子意味着我们要渴着了。只能这样吧,没顾得上多想,走吧,奔向了我们路途的第一站,张北。

 

     高速指示标志清楚,完全没有走错路的可能,只在往张家口方向时要做个选择,往右转,其它都没有岔路,一路开去。过了张家口,过了万全,快到野狐岭的时候,大片的雾气就上来了,我正担心着再往下走天气会不好呢,出了野狐岭的隧道,眼前一震,天气就这样突兀的放晴了,而且晴空万里,白云漂在天际,好一派坝上风光啊。在回头看野狐岭方向,还是那么雾气沼沼,阴霾围绕。

 

     打开导航,什么都不想,也不会想,因为不认路,只能跟着它了。说实在的,一路上多亏了这导航,才能走得那么远,也还算顺利,但可恨也是这导航,连最小村子的路都有记载,瞎导的我们差点陷进庄稼地里。这暂且不说吧。跟着导航,来到了膳房堡。

 

     膳房堡不亏是当年要在此建兵堡的地方,且不说位置多么重要吧。单说在这附近也有兵营这点,就可以想象这个位置不是吹的了。

 

     刚下过雨吧这边,这路上都是水和泥,但没有什么坑,只是黄泥横陈,车子小心的绕来绕去,终于看到了膳房堡这几个字,我俩挺激动的,因为已经到了,结果向在村子里摆摊的一打听,还要穿过村子往东走,往里开吧,小摊还直问我,你去膳房堡哪家,找谁呀,我说不上来,他们也就不搭理我了。我们穿村子,车子开过一边是高台,一边是泥的路打着横时,我就下决心不再从这边回来了,结果,人家应该往左拐,我们往右边拐了过去,到了村民家门口,没办法,回去吧,就又从一边是高台,一边是泥的路上打着横开了回去,再问人家,说,那边山跟还有条路,你从那边走吧。好,继续走,顺着坑洼的泥路往南走了大概五公里,躲躲闪闪,泥路仍然没有尽头,我却走烦了,调头回去,还走那一边高一边低的泥路。

 

   下定决心,咬牙走了泥路,仍然是乡间的小路,但已经没有泥水了,七拐八拐间就来到了膳房堡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膳房堡是个不大的村子,网上的资料里查到当年它是明长城宣府镇的一个重要关隘,在万全(我认为是张北)县,这个位置叫狼窝沟口,在张家口的西北边,接近坝上,是通往塞外的咽喉,据史载,明永乐皇帝朱棣曾率兵北征,多是由此口出长城的。狼窝沟口南筑有膳房堡,是狼窝沟口的纵深防御工程。这个堡子是过往官兵膳宿之地,故得名膳房堡。


    进得膳房堡来,它与张北万全的村子并无大异,新房据多,但也星点分布着老房子,在众多的红砖房子里边,老的土坯房显得格外扎眼,那些土坯房子也分不清具体时间,应该不会是明代的建筑了。村子中人不多,大概是因为今天是中秋,或者年青人都外出了吧,能看到的,都是些老人,小孩子都不多。村北边高处,有一残破的土坯,走过去细看了看,不过就是土坯而已。膳房堡的军堡的痕迹基本上没有,只在在要外的小亭子里,看过了几样石器模样的老物件,具体的年头还真不好分辨,但能够感觉出来,这绝不是农民自己家的物件。


    村子外的田地里,大概是荞麦吧,已经收割,留下了齐齐的硬岔和黄黄的谷跺,一片土黄,阳光下有些金色。白云慵懒的吊在头顶,慢慢移动。走在村子里,心里空落落的,秋风已经很烈了,一秋过后,再就是冬,日复一年的过去,历史也在这日复的过程中翻过新的页章,痕迹也在其中的页章中凋零,后人们不再知道膳房堡,连村子里的老人们也都不大知道几百年前的历史。以往的狼窝无处找寻,曾经的辉煌就这样渐渐的淡忘。  












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本文选自三而一博客,作于2003年9月。


上一篇:走进古堡--新河口堡
下一篇:万全生炸糕的故事

 
 

版权所有: 万全县广播电视台 未经同意 不得转载 冀ICP备12003849号-1
地址:河北万全县孔家庄镇民主街 邮编:076250 电话:0313-4227890 邮箱: wqxtv123@163.com
页面执行时间:171.875毫秒